因为这个叫丹衡的男人,我决定死守护印师丹氏圣域。剧情没有结束前请不要拖我出门~

http://yikuangming.lofter.com/post/1e28d0f7_b9e3049

这个我再说一下哈,因为没有黑色勾线笔,所以用蓝色代替,但是影响美观了我自己都后悔的要哭了。。。

用的不是素描纸或本,我也不是专业学画画,也不是黑,就是昨天哥哥退场太快了,我……但实在喜欢他。所以就随手画了。丑也别找我,我尽力了啊……

电脑迟钝就手动上色了,上色也是自己琢磨的,上的不好看可以告诉我,下次再来发图吓你们之前会记住不上色的.._:(´_`」 ∠):_ …

我不是黑我不是黑我不是黑!

重要的事说三遍。

【苍越孤鸣×荻花题叶】还没想好

  清晨的露水滴在脸上,透彻的凉。

  灰白的天光熹微,荻花题叶从混沌的意识中逐渐清醒。他看着四周。

  这里是一处丛林,到处是半人高的草。

  远处有乌黑的烟伴着火花滚滚升腾。

  难闻的烧焦气味弥漫开来,荻花题叶皱紧了眉头。恶劣的环境,这是哪里?

  仔细回想,荻花题叶的记忆停留在凌晨赶飞机在飞机上睡着。之后醒来就身处这荒僻地界。

  手机信号弱,但好歹还有,不算太差。荻花题叶试图打电话给一起上飞机的禹晔绶真。不过失败了,没人接。

  其他的人都去了哪里?或许该去飞机失事坠毁的地方找找线索。荻花题叶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只是腿摔到了,行动不便。

  丛林里清晨的风还是很冷的,没有城市里那样热,也不温柔,狂野的像是狼兽扑面。草浪一波波低垂着头阻挠荻花题叶前进的脚步,荻花题叶一一拨开,渐感烦躁。

  不知道这丛中是什么绊了一跤,荻花题叶摔倒的一瞬,草的味道合着泥土腥味一起涌上来,潮湿闷热的土地摸起来有点恶心。

  窸窸窣窣的响声从附近传来,荻花题叶想到刚才绊倒自己的东西,下意识想到了蟒蛇。惊的拽了拽受伤的腿,想快点站起来。

  “有人么……”

  拽着腿的手一僵。

  不是蛇,是飞机上的落难者?

  荻花题叶不可抑止的忐忑。

  “还,有人么……”

 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,有点低哑,荻花题叶还在草丛里,那人似乎已经到了他的身边,突然不说话了。这种沉默使人更加难过,荻花题叶尽量镇定优雅的坐起来,悠悠看着那个人。

  “你也是……那架飞机上的……?”

  来人深紫色的长发松松绑着,刘海挡住眼睛叫人看不出表情,但是荻花题叶却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那人一点质疑和无奈。

  “是,我的腿似乎不太对劲,能帮我一下么?”

  “嗯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你就是那个苗疆集团的总经理啊。”荻花题叶一拐一拐的跟在高大的背影后,刚刚接好的腿还是不太适应,“我是荻花题叶,道域集团公关部公关经理。”

  “不用叫我总经理,我叫苍越孤鸣。”


★定为狼花西皮,或许?正式展开之后还有其他西皮吧。

如果有人看到,请别当真,这个只是没成型的脑洞,没成型的!只是长夜漫漫抑制不住自己狼花的激动之情于是发了一段。

正篇可能要等很久吧……毕竟懒癌加深,嘛~一旦有机会我还是想继续的。

为了我喜欢的冷西皮我也要——

_(:з」∠)__(:з」∠)__(:з」∠)_话说这对真的太冷了,太冷了——
 

哪管曲高和寡。

说一说最近新萌上的西皮吧


   前一阵因为专业原因找了布袋戏视频来看,结果看到一个苍越孤鸣×荻花题叶的视频,脑洞真的太大而且又苦又甜,我欲罢不能了,嗷!

   如果有道友好奇,可以在土豆搜索“十六年”,应该可以看到!

 

   如果不出意外,等七月初应该可以放个坑……

今天依然很热,要化了……

上课突然想到我的鱼相了。。。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啊。。。